爱在身体的瑕疵中痛苦煎熬着


    荆楚网消息 (楚天金报) 倾诉人:张本渝 女 25岁 公司职员
  记录人:本报记者 邹蕙
  时 间:2010年1月14日
  地 点:本报编辑部

  见过父母

    2009年的平安夜,一个重要而又特别的日子。
    这天中午,男友陈港把双方父母和介绍人请到酒店,两边家长第一次聚在一起,开开心心地吃了顿见面午饭。席间,陈港父母对我十分满意,旁敲侧击打探我们的结婚计划,陈港含蓄地说,一切都交给我拿主意。说完,还征求性地看了我一眼。
    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幕,我自然是喜上心头,陈家家境不错,两位老人开明风趣,所有客观条件,我都满意到无话可说。三个月前,经介绍人牵线,我和陈港相识,他在一家公司从事技术工作,我是一名朝九晚五的文职人员,对于我们的交往,陈家一直举双手赞成。陈家父母至今仍在经商,十分疼爱陈港,应该说,将来,我们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顾虑。这次见面,陈家父母更是一眼喜欢上文静害羞的我,说如今女孩都太张扬势利,找个斯文的儿媳是他们的福气。

  说还是不说

    回到家,我彷徨不定地问起父母关于我的健康状况时,刚刚还喜笑颜开的父母,脸上顿时罩上了一层乌云。
    是啊,我和陈港的关系获得了父母们的首肯,担忧多年的感情问题总算有了着落,可真正面对即将牵手一生的另一半时,内心深处潜伏的隐忧,这时才真正浮出水面,关于隐瞒已久的身体状况,到底是该说,还是不说呢?
    从小到大,这个秘密伴随了我25年,因为母亲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所以,一出生,我便因为母婴传播,染上了乙肝病毒。除了父母,我从没告诉任何人这个事实,因为,我恨自己身上的乙肝烙印,常常因为这个自卑到落泪。
    爸爸看我难过的样子,故意找话安慰我,“陈港如果真的喜欢你,就不会因为这个嫌弃你。”“当初,如果不是妈妈骗你,隐瞒了病情,至于我生下来就是个乙肝病人吗?难道,你当初不恨妈妈?”我气急之下,一句话硬生生地甩了出来,爸爸沉默了,也不再接话。
    讨论到此结束。我不禁想起同病相怜的好朋友,她也是乙肝病毒携带者,她和男友谈了三年,男友至今都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。我每次和她讨论,她总是声色俱厉地警告我,千万不能让男友知道,否则,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娶我。可是,陈港对我越好,我越是不忍心欺骗他,心里藏着秘密过日子,能过得舒心吗?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我也不想再继续隐瞒下去了,事实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,与其等将来结婚后他发现真相,痛恨我故意欺骗,不如把话说在前头,能不能接受,也好给自己一个心理准备。

  调整心态

    给自己鼓了一百次劲儿,这一天还是得面对了。
    这个周末的下午,我约陈港在一家茶餐厅的包房里见面,说是有重要事情告诉他。
    我开诚布公,说明了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情况。谁知道,他沉默了一下,竟和我开起玩笑来了,“你不知道国家都立法不允许歧视这个吗?我不能违法呀。”“不要冲动,你不介意,你的家人也许还会介意呢?要不这样,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好好想想吧。无论你最后的选择是什么,我都能接受。不过,现在医学水平发达,可以通过后天的手段阻隔母婴传播,我是不会让悲剧发生在我孩子身上的……”陈港的话让我听着很开心,不过,我还是一口气说完了预先设想好的话,连抬头观察他表情变化的勇气都没有。
    说完,我掩住脸,泪水夺眶而出,心里悲伤极了。陈港一个劲地安慰我,轻抚着我的后背,努力让我平静下来。实话实说,虽然我们俩今年都25岁了,但感情经历都还相对单纯,一想到也许会分手,两人顿时都哭成了一团。
    陈港没有拒绝我让他考虑一下的要求。坦白之后,他貌似真的不介意的样子,还是继续每天到我家吃饭。元旦假期,他还买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手提袋送给我,似乎想表达自己对我的爱从未因其他因素改变过。
    我想,从感情出发,也许他真的会接受我。可是,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我自己,我似乎没有办法敞开心扉面对他,对自己是极度的鄙视,对他的态度是越来越客气,彼此搞得很陌生的样子。这种态度一度让他非常生气,还警告我说,不要一意孤行搞破坏。
    当初喜欢他,只感觉他很成熟很稳重。如果感情是真的,他应该不会嫌弃我的,像我这样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在少数,他们都能组建家庭,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,为什么我不能呢?我想,幸福这种事,也许有一半的力量来自于自己的努力吧,在这个时刻,放下自卑和悲伤,不就是给陈港一份支持和力量吗?想通这个道理,感觉自己也放松下来,是分是合,也变得坦然了。我相信,对自己有信心,这才是迈向幸福的第一步。
(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)

网友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  • 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