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人“试药”人工肝丢命 家属索赔30万

 

  四川新闻网-成都商报讯

  北京某知名医院,为美国一家公司研制的人工肝机器做临床试验,36岁的试验者欧阳利东在试验过程中死亡。

  死者的妻子表示,医院在试验前保证无危险他们才签了同意书,因此要求医院赔偿30万元。但医院则表示欧阳利东死于自然肝衰竭与试验无关,因此拒绝赔偿,并声称所做试验是由国家药监局分配的任务。对此,双方争论至今。

  人工肝试验 病人死亡

  2006年11月23日,患乙肝多年的欧阳利东从湖南慕名到北京求医。欧阳利东的妻子何斌鹰回忆:“入院的第二天一早,人工肝科副主任张医生找我谈话,说病人病情较重,建议考虑做生物型人工肝治疗或肝移植,说他们医院采取的ELAD人工肝是治疗肝衰病人、延长肝衰病人生命的一种治疗方法,是一种免费试验,并且还有由美国生命治疗公司提供的后期治疗补助。安全性很好。美国和欧洲已做了80例,效果都不错,他们医院也做了28例,都很成功。”

  据何斌鹰介绍,鉴于经济上的困难和对这家医院的信任,一家人商量后,在一份《知情同意书》上签字。

  12月5日下午1点,人工肝中心护士来病房通知病人上机(即ELAD人工肝装置)。实验正式开始。12月6日晚饭后,病人声音开始沙哑,血糖突然升高,比正常翻了5-8倍。12月6日晚11点30分病人开始出现呼吸急促,频繁咳血。

  12月7日凌晨1点,病人咳血加重(每二三十秒一次),且无法呼吸。“直到8点30分张副主任才说病人肺部炎症扩散,必须停止ELAD生物人工肝治疗,上呼吸机抢救。于是9点开始停机,10点停机完毕。”何斌鹰说。

  12月7日11点左右,大夫给病人上了呼吸机进行抢救。

  12月27日,欧阳利东死亡。何斌鹰说,他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。

   索赔30万 医院只愿给2万

  对于丈夫欧阳利东的死,何斌鹰认为医院有直接责任,她认为医院夸大了这个人工肝试验的安全性。因此她提出30万元的赔偿,但医院认为欧阳利东死于自身的病情,如果赔偿也只能给两万,双方为此僵持至今。

  (北京青年报)

网友评论

(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)

  • 评论内容